黄山水墨宏村、木坑竹海一日游


 发布时间:2021-05-02 15:12

有道是黄山归来不看岳,五岳归来不看山,作为黄山和五岳都没去过的我,咨询过每位从黄山归来的朋友,都对黄山的旖旎风光啧啧称奇,于是我也决定在这秋高气爽之际,约上三五好友结伴黄山行,也许,只有身临其境,才会真正折服于黄山的美。

比计划多出了一天的时间,刚好可以去黄山周边的宏村、老街玩玩。

13号10点20分许,坐上深圳直飞黄山的飞机,于14日凌晨0点抵达,机场不大,走几分钟就到了出租车候车点,黄山的出租车是轮候的,排队拉客,排到我们时,当司机听说我们就到附近的香茗假日酒店就黑了脸,开口就要30元,不过听来过的朋友说因为深夜,可考虑给20元,只是我们据理力争,也就按打表计费给了12元。

酒店的住宿环境还不错,也能达到星级标准,自助早餐供应的种类丰盛又精致,于是,我和宝宝不顾形象的开启了赛吃模式,你要吃碗面条我就要下碗馄饨,你要喝杯牛奶我就喝杯酸奶,跟旁边矜持的喝着清粥就着菜的兰花和梅花两人,我们俩活脱脱地就是饿死鬼投胎扫光了一盘又一碗,服务员过来收了几次空盘也放不缓俩吃货的光盘速度,在队友们的再三催促中才恋恋不舍的起身出餐厅。

宝宝满足的摸摸肚子:“再给我点时间,我还能吃下两个小笼包。”

黄山水墨宏村、木坑竹海一日游

我欣慰地松松裤扣:“终于吃回房费了。”

黄山水墨宏村、木坑竹海一日游

梅和兰:“………”

黄山水墨宏村、木坑竹海一日游

滴滴了一辆车,本是打算去老街的,不过临时起意又决定改道去宏村,其实如果不赶时间的话可以滴到屯溪汽车站,坐长途车到黟县宏村,也就20元左右一人的车费,不过图省事的我们直接滴到了宏村,还加了司机微信,看晚上能不能再接我们去黄山景区的汤山镇住宿。

天空不作美,灰濛濛时而还飘着毛毛细雨,车子在盘山公路蜿蜒而行,司机姓洪,风趣健谈,当起来免费向导,边开车边解说,漫山遍野的茶树绿油油长势喜人,当满山都是苍翠的竹林疾驰而过时,到宏村的路程也就接近尾声。

听司机介绍说宏村始建于宋朝,至今约有八九百年历史了,村落依山傍水,是仿牛形建成,湖泊水渠均人工开凿而成,目的是为了灌溉水田,那蜿蜒的水圳好比牛肠,粉墙黛瓦的徽派民居依牛肠而建,构成“牛身”,连墙连栋的楼阁台榭错落有致,村中部的半月形的月沼乃掘泉引水,好比“牛胃”,而村南边的最大的“南湖”就是“牛肚”,只是我身在其中,看不出牛的形状,凭想像吧。

白墙黛瓦的村落被群山环绕,犹如绿叶映衬下的盛开的茉莉花,路旁是金色的稻田,田埂上稀疏的立着几株叶片已泛黄的小树,略显几分秋的萧瑟。

从大门处入内,才发现闾阎扑地,里巷遍地,竟不知从何走起,后一想时日还早,未到正午,先到右边的一个副食店寄存了背包,沿着青石板路闲庭信步起来,两旁的民舍雕梁画栋,高墙翘檐,有的大门处还立着两座镇宅用的石狮,几乎每户的天井里都种植了花草树木,生机勃勃,繁花似锦,让你有种置身春天的错觉。

我们盲目地穿梭于狭窄小巷中,斑驳的苔藓布上了一些年久失修的旧屋,青砖砌筑的门牌带着厚重的沧桑感,女人的购物情结在景区的小店里活灵活现地又体现了一把,几乎每家小店都光顾,看着稀奇的有特色的衣饰玩物爱不释手,明知道景区的商品水份足价格高,还是狠放血了一回,买过之后又隐隐后悔。

秋雨濛濛,空气中弥漫着湿润的潮气,只有闫梅懂得未雨绸缪,早就穿上自带的雨衣,可爱美的宝宝死活不许我们买雨衣,说穿着太丑,体现不出她娜婀多姿的身段,好吧,于是我们舍命陪美女,顶着绵绵秋雨继续前行,还自我安慰,雨中散步是一种浪漫。

浪漫的后果是个个缩着脖着搓着手,冻得鼻涕眼泪一把抓,啥美感也无。

来到村落的交汇处,两株百年苍天古树相距约百步,傲立村头,据说这是“牛角”,数栋雕刻精美的三四层高楼绕牛角而建,想来在古时也是大户人家,占尽天时地利,当我看到谢裕大茶行时,兴奋地指着墙上的照片大叫:“谢正安,我家公呢,他也叫这名字。”

一营业员正准备出来招揽生意,听到我的大呼小叫,捂嘴跑开了。

沿村的另一条道行进,一汪碧湖映入眼帘,秋雨落在碧绿的湖面上,晕开了层层涟漪,沿岸垂柳青青,随风轻拂,一座青石拱桥连接湖的两岸,有些落败而卷黄边的荷叶丛偏居湖面一隅,雨滴敲打在荷叶上,形成晶莹的水珠再缓缓滑落……..

粉墙黛瓦与湖光山色交相辉映,处处彰显徽派独特的人文气息,引得全国各地的美院学生前来写生,他们身披雨衣,聚精会神地拿着画笔在画布上浓墨重彩地描绘着烟雨宏村,吸引了不少游客伫足欣赏未来的神笔马良的精彩画作。

经过近千年的岁月洗礼,朝代的更迭,宏村依然静静地在原地承受着沧海桑田的演变,不由得想起一首诗句:“你来或不来,我都在这里。”

沿湖边绕行,忽听鞭炮震天,依稀传来唢呐声,伫足观望,一群披麻戴孝的人由远及近,领头的是一中年人手捧遗像,身后是八人抬着一口盖着红布的棺材,原来宏村有人去世,游客们都立在路旁让行。

心理正默念升官发财,闫梅纳闷地说:“家里亲人去世了怎么这些出殡还笑容满面的,不应该悲伤吗?”

这个问题有点难,我竟无法作答,看遗像上的人也不过五十出头,并非善终,久病床前无孝子,也许亲人去世对这户人家来说是一种解脱吧。

冒雨游完宏村,才下午两时许,有点儿意兴阑珊,天色还早,索性出了宏村,打算沿公路到六公里外刚路过的木坑竹海去玩玩,据说是李安导演的《藏龙卧虎》的拍摄地之一,好歹去一睹为快。

运气不错,才走没多远就拦了辆返程车,15元将我们带到木坑竹海的售票处,因是临时起意,网上订票比窗口订票要便宜五元一张,不过要延迟半小时取票,本着穷游的宗旨,我们硬生生地在售票厅等了半小时才取了票。

冒雨沿着公路前行,郁郁森森的竹林直入云霄,一阵秋风卷过,竹梢随风挥舞,沙沙作响,每一片竹叶尽情地接受雨水的冲刷,透出鲜亮的绿,悦人耳目。

想起一首古诗: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;千磨万击还坚韧,任尔东西南北风。”

竹是四君子之一(梅兰竹菊),自古文人墨客爱择居而竹,也爱以竹来形容一个人的高风亮节,宁折不弯的风骨,终于有点意会《藏龙卧虎》选此处取景了,择竹而居的人,不都是些深藏不露的隐世高人么?

同样接受雨水洗礼的还有我们,好在入口处有一小店,连爱美的宝宝也花八元买了一件雨衣穿上,才感到冷意褪去。

沿着林间小道拾级而上,竹林幽幽,苍翠满山,一粉墙黛瓦的村落在竹林深处若隐若现,一路继续前行,看到山顶观景台的路标时,我们都踌躇不前,去嘛,都有点儿疲乏了,不去吧,又心有不甘,就差临门一脚了,不看是不是有点儿遗憾?

正巧有俩刚从上面下来撑着雨伞的美女,顺口问句:“上面风景美吗?”

俩美女异口同声:“太美了,美得不要不要的。”

我们瞬间跟打了鸡血似的抬脚继续攀登,又遇到俩匆匆下行的两个壮汉,我又多嘴一句:“上面风景好吗?”

没料其中一个嘟哝:“我就本地人,没觉得有啥好看的。”

我们:“……..”

站在高处观竹林,那一望无垠的竹海在秋风中如波涛翻涌,好一片壮观的绿色海洋,冲着另一端空旷的山谷呐喊,仿佛将所有的郁结之气喊出体外,人一下子神清气爽起来。

灰濛濛的天越来越阴沉,雨依旧淅沥沥下着,悠哉乐哉地回到山脚下,虽然才五时左右,居然叫辆滴滴都难,一个开着敞篷三轮车的老汉百折不挠的要求送我们,开口就要30,宝宝百折不挠的还价20,俩人都倔出了一个新高度,谁也不肯让一步,一番讨价还价后,老头子开着三轮车一溜烟走了,我们悻悻地沿着往宏村方向继续前行。

穿过一条双向行驶遂道,我们很是惊奇了一下,要知道,现在的遂道可都是单行的,这种双行的安全系数可真够低的。

天色越来越暗,雨越下越大,落在雨衣上簌簌作响,空寂的公路上只有我们四人的寂寥身影在雨帘中穿梭,偶尔有车疾驰而过。

宝宝边走边拦,大部份车直接扬长而去,惹得宝宝哀怨连连:“我对我的颜值还是满有信心的,没料今天一测试,太受打击了。”

斜眼瞟瞟我们,开始迁怒:“跟你们在一起,我的颜值是哗啦啦往下掉。”

我们:“……”论脸皮厚度,你拔头筹。

不过对自己颜值爆棚的宝宝终于拦到一辆反向空车,20元又调头带我们回了宏村,让宝宝象个花孔雀似地得瑟了好一阵子。

一顿早餐管到天黑,我和宝宝俩个仗着不肯吃亏的性子吃得肚滚腰圆,还能挨饿,可怜就喝了点稀粥的闫梅和黄兰俩人,早饿得前肚皮贴后脊梁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人是铁饭是钢,一顿不吃心慌慌!养膘千日,用在一时,现在就派上用场了,抗寒防饿。

回到宏村最主要的目的是想看晚上的实景演出《阿菊》,以为是含在104元的门票里(网购94元),没料却是要另掏腰包的,已七点,天完全暗沉下来,因是淡季,景区好多店都打烊了,饥寒交迫的我们疲惫不堪,好在同寄存行李的老板一番讨价还价后,同意帮我们以内部价代购门票及送我们回汤山镇的客栈。

看演出的地方离宏村还有四公里左右的路程,小店老板亲自开车送我们到演出点。

演出七点半开始,我们比旅行团的先到一步,自是寻了个最佳观赏区,舞台设在一个长方形的水库上,配上五彩绚烂的灯光,一场惊险刺激又美轮美奂的演出开始了。

阿菊是数万计早期宏村女人代表性一生的一个缩影,故事从抛绣球开始,接着是上花轿入洞房,此时就看到身边的宝宝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,还发出一声长叹:“咦……终于要入洞房了也。”

众人侧目!

这人是谁?我可不认识她,我们的嘴角抽抽,不约而同地往旁侧侧,正襟危坐看演出……

故事接着往下演,二八年华嫁作他人妇,为了生计蜜月未过丈夫就要外出谋生,在最美的青春时光独守空房,含辛菇苦养儿育女,一边坚强地操持家业,一边翘首期盼望夫归,也许有的白发苍苍也都等不回自己的夫君,而有的却是等来荣归故里的夫君携妾同归…….

整场演出巧妙地将杂技、武术、舞蹈结合在一起,以徽派独有的文化特色展现出来,让我们更好的了解当地的民风习俗,观众席上时不时爆发出叫好声,不绝于耳的鼓掌声,让我们享受了一次富含当地文化底蕴的视觉盛宴……

秋的凉意也抵挡不了我们观影的热情,当演职人员谢幕时,我们还意犹未尽,这90元一张的票价还是值了(网购最便宜也得180元一张)。

约一小时的车程,小店老板将我们送到预定的客栈,但由于是靠近九龙瀑景区,离汤山镇还有一段距离,还好客栈老板好说话,爽快地同意退款,小店老板将我们带回汤山镇的如家酒店重新订了两间。

安顿好后,已是10点多,来自深圳的四头饿狼开始外出觅食,在酒店附近的一家餐厅点了几道当地的特色菜,不过说真心话,店家强力推荐的安徽特色的臭鳜鱼和毛豆腐对于我们南方人来说,真心是吃不习惯,也打消了我买这两样带给亲朋好友尝尝的念头。

茶足饭饱回到酒店,夜已深沉,可汤山镇依然灯火通明,筋疲力尽的我们冲洗了一身的疲乏后倒头就睡。

一夜无梦,明天,开始黄山行!

黄山 宏村 五岳

上一篇: “破难行动”进行时|淮北市妇联成功举办全市妇联干部培训班,干

下一篇: 中国最著名的五大名山中,武当山不在其列,著名的黄山也在其后



发表评论:
网站首页 |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12-2021 黄山分类信息网 版权所有 0.128